【勉辣】 - 結緣 (一)

有前世劇情、有自創人物、HE

主CP-勉辣 、副CP-孫胖子邵一一、梟蓉

目前這樣吧??之後再慢慢開擴下去艸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結緣 (一)  喜歡

"你就去跟她吃個飯,也損不了你幾塊肉"孫胖子一邊嚼著魷魚絲一邊對我說。


這傢伙自從結了婚就一直要我找個伴,說以前單身覺得自由,現在結了婚才知道,有個人在家守著你回去,回家不是面對冷冰冰的屋子,而是那溫暖又安心的歸宿。

 

他就這樣在我耳邊講了一年多,我也被煩,想著就去一次,沒想到這事就沒完沒了了,就照孫胖子的話說"一株稻麥不行,咱們還有千千萬萬的秧苗等著!"

 

我正在整理文件,孫胖子就坐在旁邊看著一疊照片說"你看看,這女的不簡單,腦子聰明臉蛋標緻,不過還是比一一差一截,來來…你瞧瞧看…"說完硬是把照片壓在我的文件上。

 

孫胖子一邊看照片一遍念念叼叼"不是我說,你總不能都自己一個人吧?我就不懂了,瞧你眉清目秀的,既耿直又端正,怎麻可能會沒有女人緣?"

 

孫胖子一邊看照片一遍念念叼叼"不是我說,你總不能都自己一個人吧?我就不懂了,瞧你眉清目秀的,既耿直又端正,怎麻可能會沒有女人緣?"

 

我知道自己這樣也奇怪,但是對女人就是沒什麼幹勁,總覺得是傳說中的緣分還沒到吧?但在這樣被他煩著我也到極限,打算就這樣豁出去。

 

我放下手上的文件向孫胖子說"大勝其實….你不用這樣替我麻煩,真的…"孫胖子抬起頭看著我,正準備要勸勸我時,我搶先說  "我喜歡男的!"

 

孫胖子楞了好一會,結巴的說"…你…你喜歡男的?"我點了點頭,他接著說"那你怎麼不早說…敢情你…"話一說完馬上用手護住自己的身體,用一種非常異樣的眼神著我。"你不是對我….."

 

我好氣又好笑的說"就憑你,嘖嘖我才看不上!"我露出鄙視的表情。

 

"什麼啊?敢情有你這樣傷人的….耶不是我說,這咱們哥倆都認識那麼久,這種事你也沒跟我說,你這樣不厚道啊!"孫胖子推了我一把說"沒關係,女的不行,我也能幫你找男的。"

 

我翻白眼想了想,勉強找出一個答案,回答他說"我也是最近才發現自己喜歡他的。"

 

孫胖子露出一臉不信的神情。"誰啊?...你不是在騙我吧?"

 

我嘖了一聲,沒好氣地說"谁敢騙你啊,你那麼精,說個小謊都能被你猜穿。"這時我心裡已經有點沒底了。

 

"那你說,你喜歡谁?"孫胖子瞇起眼睛問。

 

我腦筋動得飛快,想出無數個男性名字,手掌心已經在冒汗了,最後說了三個字….

 

"吳仁荻。"

 

這三個字一說出口我腦子也是矇了一下,我居然搬出吳主任的名字,我谁不說居然說出這個大名,好險他不在,不然我就真死定了。

 

孫胖子表情也是難看到極點,眨眨眼又沉思了一會說"你真的喜歡他?那個天長在腳下的吳仁荻?"

 

我堅決地點了點頭,心裡可亂成一團,背後已經開始冒汗了。

 

"就他那種個性……辣子…你被虐狂嗎?"孫胖子狐疑的看了我一眼,嘆口氣說"那你打算怎麼辦?倒追他?"

 

倒追他?我拿什麼倒追他?!他不發著殺氣倒追我就偷笑了。

 

我還是非常鎮定著說"就先看著吧,他要是知道我喜歡他,我非直接灰飛煙滅不可。"說完後又叮囑別把這件事情說出去。

 

孫胖子點點頭表示同意,又拍拍我肩膀露出無可奈何的怪笑。"行!你也別在那裡蝦磨蹭,工作明天再做,我們先去喝杯酒慶祝你開竅。"

 

我收拾完後就和孫胖子一起走出民調局,就要到門口時,看見一個從頭白到腳的吳仁荻正要走出大門,我矇B了,這說什麼來什麼,孫胖子看吳仁荻也追上去。

 

"不是我說,這不是我敬愛的吳主任嗎?這是準備去那裡?"孫胖子笑咪咪的對吳仁荻說。

 

吳仁荻看了看孫胖子冷笑的說"要一起去嗎?"這時我也走到孫胖子旁邊,就看到吳仁荻手指地面,似笑非笑的盯著孫胖子。

 

孫胖子尷尬笑一下,看了我一眼,轉了轉眼珠對吳仁荻說"這…我這體型,帶著我也是累贅,跟著去也只是拖累您。"接著孫胖子拉著我說"要不,你帶上辣子,他要比我好用多了。"

 

唉這個死胖子居然拉我下水,我瞪大了眼睛看著孫胖子,連忙甩開他的手。

 

就見吳仁荻面無表情朝我看了一眼說"算了,現在沒心情去。"轉身走出大門。

 

這時孫胖子那根筋錯亂又對吳仁荻說"吳主任,我和辣子要去吃飯喝酒,想請你一起去,賞不賞臉啊?"我頓時覺得納悶,孫胖子什麼時候對吳仁荻那麼有心了,之前躲他都躲不及了,現在居然還約他吃飯?!不過怎麼想吳仁荻是不可能和我們去的。

 

吳仁荻這時居然停腳步頓了頓,轉頭看向我和孫胖子說"不是好酒的話,我就讓你到下面晃晃。"

 

我驚訝之餘看向孫胖子,沒想到他也露出一副驚恐的表情,但是瞬間就轉回他招牌式的笑容"不是我說,要請吳主任喝的酒那敢隨便。"說完拿起手機打了一通電話,讓飯店準備一桌酒菜等我們到了就可以吃。

 

我開車載他們兩去飯店,路上孫胖子沒話找話的一直說,吳仁荻也愛理不理的隨他說,我心裡納悶,敢情這吳主任今天是心情不好還是心情好?平時連六室辦公室都不肯讓孫胖子踏進來,今天居然跟他坐在同一台車上,還讓孫胖子一直在他旁邊說話,詭異到極點。

 

到飯店門口後,服務生帶我們走進包廂,看見裡面已經坐了一個人,竟然是邵一一,這時我才明白,原來吳仁荻已經知道約了邵一一才賞臉吃飯的嗎?

 

孫胖子看見邵一一馬上湊過去"不是我說,一一你怎麼不先吃呢?要是餓著我可是要心疼好幾天啊?唉那服務生快上菜啊,要是讓我們邵夫人餓著,明天你們也不用做生意了。"瞧著肉麻話,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吳仁荻,就見吳仁荻翻著白眼拉椅子坐下,頓時我覺得好笑,但還是忍住笑意,拉了椅子坐在吳仁荻旁邊。

 

聽到孫胖子的話邵一一呵呵得笑著,自從孫大勝和邵一一結婚後就很少在民調局上班了,說要調整體質不能太勞累,孫大勝也是疼老婆,說職務照留薪水照給,想來就來,想休息就休息,頂著局長夫人頭銜也沒人有意見。

 

吃飯的時候都是孫胖子在說話,偶爾邵一一也會勞勞家常,吳仁荻只有對上邵一一才會多說幾句,而我就是埋頭吃飯的份,不過我也是真的餓了,在不吃就要拍桌子撒氣。

 

"不是我說,辣子你是多少天沒吃飯了,有你這樣吃的嗎?"孫胖子看著我說,我抬頭看著孫胖子不懂他的含意,默默的放下筷子,半晌也沒說出半句話。

 

孫胖子看著我一臉困惑的表情才說"你瞧你家的吳主任就坐在你旁邊,怎麼樣也要意思意思幫他夾菜添酒,你就吃你的好意思嗎?"

 

頓時才有點明白,一邊尷尬笑著一邊拿起桌上酒瓶往吳仁荻杯子裡倒酒,又想幫吳仁荻夾菜,但又不知道該夾什麼,就這樣看著吳仁荻想著要問他想吃什麼,聽到他說"我還有手可以自己夾。"他伸手夾了糖醋排骨,我又拿起自己碗筷,狠狠的瞪著孫胖子。

 

孫胖子也不理我瞪著他,笑咪咪的拿起酒杯說"來我們敬吳主任,乾一杯。"孫胖子一杯飲盡,就見吳仁荻似笑非笑的也拿起酒杯喝完,我也跟著照做。

 

就這樣我們一邊喝酒一邊吃飯,直到邵一一要孫胖子少喝才作罷,因為都喝了酒孫胖子和邵一一坐計程車回家,我想著要找代理駕駛順道載吳仁荻一程,意外的是吳仁荻拿走我的車鑰匙,我心裡想原來吳仁荻也會開車?!

 

坐上車之後,覺得自己喝多了,想著吳仁荻也喝了不少啊?!就問"吳主任你不也喝滿多的嗎?這樣算不算酒駕?!"

 

吳仁荻冷笑著說"就那種酒,跟喝水似。"

 

我心裡想吳仁荻就是無人敵,連喝酒都不輸人,我傻笑了一下,趁著酒意說"吳主任…你今天是心情不好?還是心情好??"感覺今天那種菱菱角角的說話方式有點收斂了。

 

吳仁荻頓了半晌才回答道"一開始不好,現在到還不錯。”

 

我疑惑的問“還有什麼事情可以惹吳主任您心情不好?”

 

吳仁荻冷冷看了我一眼,用他刻薄的語氣說“就光看你那棵樹苗不溫不火的成長速度,我心情還能好到哪?”

 

我無語了,撓撓頭髮表示您說的是,低下頭不敢回半句話,我和孫胖子不一樣沒辦法接話,只能安安靜靜的看著窗外。

 

看著看著就迷迷糊糊的睡著,等我再次醒來之後,自己躺在床上,意識有點模糊,翻個身想繼續睡覺,突然想起我是被吳仁荻載回來的,不會是他把我帶回房間的吧?!可是怎麼想都沒有印象,想來想去還是繼續睡覺吧,明天再好好的向吳主任賠不是。


评论(11)
热度(40)

© 人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