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勉辣】 - 結緣 (二)

 結緣 (二)黑小孩

 

隔天要去工作的時候,才發現自己的車鑰匙和汽車都不在,當下直覺是被吳仁荻開走了,但仔細想想,以前吳仁荻都是用遁法之類的法術來去無蹤,怎麼會開我的車子呢?琢磨半天實在想不明白,只能先問問看吳主任,最多就被他揶揄調侃一下。

 

我到了民調局後也沒看見吳仁荻的身影,但我也不敢給他打電話,就這樣等了他三天,還是沒看到他人影出現,好在我租的房子離民調局近,當作運動上下班。

 

到了第四天,我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說給孫胖子聽,當我說到醒來已經躺在床上時,孫胖子露出猥褻的賊笑直盯著我,看得我內心一陣發麻,最後我問車子要怎麼辦。

 

孫胖子一邊賊笑一邊抽菸對著我說"不是我說,你還惦記的車子幹嘛?就當作是送老吳的定情禮物,送他就是了。"我聽到定情禮物時,就白了一眼孫胖子。

 

孫胖子又接著說"一台車能花你說少錢啊,他可是給你不少好東西,就一顆長生不老藥還比不了一台車嗎?"

 

其實我也這樣想的,長生不老藥、武器、種子、好幾次被他救,說實在的把我所有家底都給他,我都算是占他便宜了。

 

我撓撓後腦杓說"也不是說要和老吳計較,就是想問問情形,老吳一個遁法想去那都成,怎麼會開我的車,說不一定車被偷了我都不知道,但…車被偷了,鑰匙呢?那上面還有我房門的鑰匙。"

 

孫胖子聽完之後,眨了眨眼睛,想了半晌才嘀咕說"有遁法卻不用?為麼?"孫胖子疑惑了一下,接著古怪笑著對我說"不是我說,在這裡瞎猜我那老仗桿子心思,還不如直接問他,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。"

 

說完之後就掏出手機,調出吳仁荻的手機號碼給我看,接著對我說道"辣子,這電話你必須自己打過去,兄弟幫你到著裡了。"

 

我看著手機螢幕,總覺得不太好意思打這通電話,有點難為情,對著孫胖子苦笑著說"我還是等老吳來在問他好了。"

 

孫胖子不依不饒的對我說"等什麼,就他的出席率,說不一定要等到明年他才出現…"話還沒說完,孫胖子突然停頓一下,喃喃自語的說"咦怎麼…好像把什麼事情忘了?"

 

我疑惑的看著他說"忘記什麼事情了?"孫胖子苦思一會,搖搖頭說"想不起來阿…."

 

趁機會我把話題給繞開,又過了四天,終於在民調局門口遇見吳仁荻,這時他剛好要走進大門,我匆忙追上去搭話。

 

我追到他身邊笑著打招呼"吳主任…好久不見…"吳仁荻冷冷看了我一眼後,沒有搭理我,繼續走他的。

 

我繼續跟在他旁邊說"那個…吳主任還記得幾天前,我們和大勝、一一去吃飯…然後我們不是一起回去嗎?"我瞄了一眼吳仁荻的面無表情後又繼續說"我醒過來已經躺床上,是吳主任帶我進屋子的嗎?"說完後,覺得這句話有點彆扭。

 

吳仁荻突然停下腳步,挑著眉毛看著我說"不是我帶的,還能是誰?"我尷尬的笑了一下,表示愧疚的說"不好意思讓吳主任受累,下次我絕對不會喝那麼多了。"

 

吳仁荻輕哼了一聲,用他特有的語氣說"還有下次我就把你丟無邊冥界。"我苦笑著撓撓後腦杓說"唔…以後都不會了"。趁吳仁荻還沒走開又接著繼續問"還有就是…那個我的車子是吳主任開走的嗎?

 

我話剛說完,就見吳仁荻拿出一串鑰匙,正是我的車子和房屋鑰匙,用不緊不慢的語調說"之前借你的車一用,現在車子停在我家樓下,你有空就去開走吧。"

 

說的理直氣壯,敢情借東西也提前說一聲吧,不過這話只能放心裡嘀咕幾句,我沒接過鑰匙,直接說道"如果吳主任還需要用到車子,這台車送您…。"

 

話還沒說完,我瞬間想起孫胖子說的"定情禮物",腦子一片空白說不出話,直愣愣看著對面的吳仁荻,而吳仁荻也是一直看著我,看著我忍不住把眼神撇開,不敢和他有眼神交會,最後視線竟落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

吳仁荻輕笑了一下把鑰匙收回去,接著說"送就不用,那就在借個幾天…."話還沒說完,吳仁荻突然轉過頭看著民調局大樓,我跟著他的目光看去,就落在六室辦公室的窗戶。

 

吳仁荻看完後就直接往大樓走,我感覺不對也跟著上去,他的步法很快,我最後是用小跑步緊跟在後,眼看要到了六室辦公室門口前,吳仁荻居然突然停下,我煞車不及,直接額頭撞他後腦杓,我撞得差點往後倒,而吳仁荻沒有任何反應。

 

就聽一個陌生的聲音說"好久不見了,吳勉。"

 

吳仁荻沒有接這句話,慢悠悠地走進辦公室,我跟著後面進去,這時我感覺到一絲奇怪的氣息,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,不是人不是鬼更不是妖,完全摸不清是什麼東西。

 

我看吳仁荻並不在意這氣息,而且感覺他們還認識,但我還是保持緊惕的往裡面看去,就看見一名身高不到140的小孩,穿連身帽蓋住自己樣貌,全身沾滿黑炭灰,光著腳站在吳仁荻的小辦公室裡,正到處亂看。

 

吳仁荻走到黑小孩面前,用的輕蔑的口氣著說"怎麼,上面把你放出來了?"

 

"哀…關我關那麼久,發現一點樂子,就想要早點下來看看…哀別說了,我剛下來..沒錢啊…"黑小孩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向吳仁荻問道"你能不能借我一點錢啊??"

 

居然是來跟吳仁荻借錢?看來他們應該是有些交情的,我把心放回肚子裡,坐回自己座位上,豎起耳朵聽他們的對話。

 

吳仁荻露出了一絲疑惑,接著用非常苛薄的口氣說"沒錢的話就去跟路人乞討。"沒想到黑小孩無所謂的接著說"哀你瞧我這眼睛,誰看到了不馬上跑?"

 

黑小孩無奈的說"我也不想麻煩你,偏偏這期吃素"接著伸出一隻食指說"順便再給我一瓶丹藥,你知道的,就上次那種。"

 

我以為吳仁荻應該最多還是那句話,"為什麼要給你?我是你親爹嗎?你是我兒子嗎?"之類的話,可是卻出乎我意料之外,吳主任頓了一下,點了點頭說"丹藥可以,不過錢…..你有手有腳,要自己掙。"

 

"沈辣。"吳主任突然叫我一聲,我嚇了一跳馬上站起來,回頭看著身後面兩位回答"是..?"

 

吳仁荻不耐煩的看著我說"還不過來,難道還要我過去請你嗎?"我匆忙的走到他們旁邊。

 

黑小孩看著我,微笑點點頭,我看向他的眼睛,瞬間打了個冷顫,他頭髮是灰色的,眼球整顆是白色的,只有一顆小小的瞳孔,而瞳孔還是菱形狀。

 

"他今天開始在民調局打工,由你看著他。"吳仁荻的聲音把我注意力拉回去,接著冷笑著說"好好奴隸他。"

 

黑小孩看向我張口要說話,但又頓了一下,歪著頭看回吳仁荻說" 哀..吳勉幫我取個名字吧?我剛下來,沒名沒姓啊。"

 

吳仁荻露翻著白眼不屑的說"你是我養的寵物嗎?還要我幫你取名字?"輕哼了一聲,就直接走向門口。

 

我愣了一下,看向已經走出門口的吳仁荻,又回頭看黑小孩,瞬間不知道應該怎麼接話。

 

黑小孩抬頭看了天花板,思考好一會接著說"哀….我叫…黑…云..?",黑云微微一笑伸出手說"現在開始就麻煩你了,可以借我一點錢嗎?"

 

我正要問需要多少錢時,此時有人從門口走進來,我和黑云同時看向門口,來人正是楊梟,就在楊梟一腳要踏入辦公室內時,那張娃娃臉瞬間糾結起來,眉頭緊皺盯著黑云看,剛踏進來的腳也停下來。

 

楊梟困惑了一下,眼神在我和黑云身上來迴轉悠,我向楊梟說"老楊,這是吳主任的朋友,叫黑云,暫時要在民調局打工。"楊梟聽到是吳主任的朋友後,表情才緩了緩,慢慢地走回自己的位子。

 

我不解楊梟的反應,但還是先轉頭問黑云"你要借多少錢?"心裡一邊想自己錢包還有多少錢,或是待會向孫大勝幫黑云預支工錢。

 

黑云擺擺手說"不用了,錢我有辦法解決了。"然後手指向我工作的位子"我是不是也能坐那種辦公桌?"

 

我讓黑云使用楊軍之前的桌子,又幫他找來一雙拖鞋,還講了一些民調局相關事務,,並沒有講太多,畢竟讓一個陌生人來民調局打工,這種事情有點不靠譜。

 

但畢竟是吳仁荻安排的,也沒什麼人敢有異議,想著黑云全身都是髒兮兮的,要幫他找一套衣服換上,就在這時孫胖子一通電話把我叫到他辦公室。

 

我先直奔孫胖子的辦公室,我一進門就把吳仁荻和黑云見面、讓他打工的經過跟孫胖子講了一次,又形容黑云的樣貌和楊梟的反應,孫胖子聽完後,神情古怪的盯著我看,半晌才說"居然還有這樣奇怪的傢伙?辣子你受累,先把那個叫黑云的帶過來讓我瞧瞧。"

 

我又匆忙回到六室辦公室,只看見屠黯一個人在,黑云和楊梟都不在,問屠黯兩人下落,他說看見兩人一起出去了,接著屠黯一個勁的向我打聽黑云是什麼來歷,我表示自己也不清楚,然後空手回孫胖子辦公室。

 

"不是我說,辣子,老吳那是什麼意思,要讓那傢伙來打工也應該先問問我的意思吧?"孫胖子略微不滿的說道"還有那叫黑云的是什麼來頭,還跟老楊走一起了?"

 

我大致猜想了一下說"也許是楊梟帶他熟悉環境吧?"

 

孫胖子搖搖頭說"感覺沒那麼簡單,就老楊的性格還能當起保母嗎?"看孫胖子陷入苦思後,我接著說"等他們回來再問問看吧"

 

孫胖子眨了眨眼睛,馬上恢復以往招牌表情說"那傢伙的事先暫時放一邊,先說說你的事情。"我疑惑了一下,心想還有我什麼事?

 

孫胖子露猥瑣的笑容,盯著我說"不是我說,辣子,剛剛你說在門口就遇到老吳…你有問他車子的事情嗎?"

 

我還以為什麼事情,敢情孫胖子是想八卦我,我沒好氣的說"說了,車子他開走的,我也說直接把車給他,不過吳主任沒要,說他再借幾天。"

 

孫胖子眨了眨眼睛,賊笑的說"那也就是說,那天晚上是老吳抱你進房間的?"

 

我呆了半晌,回味孫胖子的那一句話,瞬間讓我心口一緊,耳朵一陣轟鳴聲,接著我像是打了雞血,從沙發站起來對著孫胖子大聲說"什…什麼抱…什麼的!!才沒這回事,大勝…你要亂說我就生氣了!"

 

孫胖子被我的反應一嚇,愣了半晌才笑著對我說"之前就覺得奇怪了,那妹子怎麼拉你都沒反應,敢情問題出在你身上。"孫胖子的笑容越來越盛,手指了指我說"耶不是我說,辣子,你這是在害臊阿,瞧你臉紅什麼樣了,"

 

"你才害臊!你全家都害臊!!"我生氣的說,但心態是非常難為情,也感受到臉頰脹紅,無法想像吳仁荻是怎麼帶我去房間的,腦子亂哄哄的,索性逃吧!轉身朝門口走去,這時門口卻突然被打開。

 

我又再一次呆住,出現在門口的居然是吳仁荻,就聽到孫胖子說"哎唷這來的可真巧。"我想也沒想就直接逃出孫胖子的辦公室,孫胖子還在後面對吳仁荻說"不是我說,吳主任你瞧這辣子,看到你就害羞成這樣…."

 

我心裡大罵"孫大勝你大爺的!"


评论(5)
热度(28)

© 人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