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勉辣】 - 結緣 (五)

(五)還有九天

 

辣子?辣子! 一陣呼喊聲把我沉浸在夢裡的思緒拉回來。

 

"辣子,你醒了吧?"我慢慢的睜開眼,看著孫胖子那張肥嘟嘟的胖臉,他用他那小綠豆眼看著我。半晌後,孫胖子才說"不是我說,你沒事吧,有沒有感覺拿裡不舒服?"說完後按了護士鈴。

 

我還在剛剛的夢境裡,有點摸不找北,我看一眼四周,我什麼時候被送到醫院來了?"我這是怎麼了?"我納悶的問孫胖子。

 

孫胖子眨巴眨巴眼睛說"嘿辣子你過敏昏倒,被老吳拽到醫院來了。"這時門口進來了護士和醫生,對我檢查了一下,這時我才回想起,之前在洞裡被蟲子扎到,然後找到木盒,接著昏倒的事情。

 

我疑惑說"我以前被蟲子咬也是好端端的,怎麼突然過敏?"醫生說"你的體質對這種蟲子有過敏反應,才導致休克,好在即時送院,以後看見這類的蟲子要多加注意,過敏退了基本上就沒事了。"醫生檢查完後,便和護士離開。

 

"不是我說,你連向北都秒爆,卻敗在一隻蟲子上,要讓下面的向北知道,他要多沒面子。"孫胖子看我沒大礙,笑呵呵地對我說。

 

"你就笑話我吧,我就不信你沒有會過敏的東西。"我有點賭氣的說,孫胖子打哈哈的說"就說個玩笑,你看你還是好好的,再說了,害你這樣的是老吳,關我什麼事,要算帳就找老吳。"

 

說到吳仁荻我倒是想起他了,我問孫胖子說"那吳主任人呢?對了,我是怎麼到這裡的,你怎麼也跑來了?"

 

孫胖子晦氣的說"我什麼都不知道,是楊梟跟我說你住院了,我擔心你,大半夜的就趕來看你,至於老吳嗎…"孫胖子指向牆上時鐘說"吶,就在二十分鐘前我才剛到,什麼都來不及問,他就走出去了。

 

我疑惑的問"怎麼會是楊梟跟你說的?"孫胖子看著我說"還能是什麼,不是我說,我把你交給老吳,然後你就住醫院了,你說老吳那麼好面子,他會直接跟我說嗎?"我聽聽好像也有道理。

 

"辣子,你這次一定要討個理回來,最少要個什麼神兵法器或是龍骨護身符之類的東西,慰藉你的損失。"孫胖子壞笑著對我說。

 

"得了吧你,吳主任給我的還不嫌多嗎?要是在跟他討理,說不准他就跟我秋後算帳了,把之前給我的連本帶利討回去。"其實我心裡想,就欠著更好,永遠欠著。

 

孫胖子瞇縫著眼睛看著我,露出猥褻的笑臉說"不是我說,這幾天跟老吳相處的怎麼樣?有沒有什麼進展?"說著伸手拿出一支菸點著"你倆有一起吃我準備的早餐吧?"

 

孫胖子抱著看好戲的心態,讓我有點不悅的說"你別瞎說,就吃早餐能有什麼進展?"怎麼說也是我的初戀吧?你兄弟我可是很苦惱的,對方還是個兩千年大神,想了想有些無奈的說"大勝,你就別再說這事,要是讓吳主任知道,他說不一定就直接把我對他的記憶抹掉。"

 

孫胖子眨巴眨巴眼睛,怪笑的對我說"這你就不用瞎操心,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。"

 

我疑惑的問"為啥?因為他害我過敏,怎麼說被蟲子螫到也是我自己不小心…這有點牽強。"

 

"為啥?...你問老吳去。"孫胖子打啞謎,我沒好氣地的想要罵他,卻被他的手機打斷,孫胖子看了一眼電話馬上接起來說"怎麽了?...嗯?!..你說現在嗎?...在那裡…好…妳準備一下。"說完掛了電話,對我說"辣子,我有事情要處理,你別亂跑。"說完直接走出病房。

 

我百無聊賴地躺在床上,看手上紅斑已經消失,只剩下淡紅色的印子,沒想到自己會差點被蟲子弄死?這時門口走進一個全身白的白髮男子,只能是吳仁荻不然還能有誰?

 

在看到他有點緊張又有點開心,这也算是明白自己心意後第一次見面,他沒有任何表情也沒說話,直徑徑的走到我床邊。我不知道該說什麼,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說"那個吳主任..嗯..蟲子還剩五隻沒用好…我出院後弄可以嗎?"

 

吳仁荻衝我冷笑了一下說"還惦記蟲子?你差點就死在蟲子手裡,早知道你那麽沒出息,就讓你在那裡無聊十三天了。"然後打量我一眼,用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說"說吧,想要什麼補償?"

 

怎麼一副好像我無理取鬧的要補償,我沒好氣地說"欠著。"吳仁荻冷冷說"不欠,畢竟是你自己沒用被蟲子紮。"然後用強大的氣場壓著我。

 

我正打算說自己什麼都不要的時候,突然想起一個東西,我對吳仁荻說"吳主任都這樣說了,我有個東西想要。"吳仁荻沒想到我真的有想要的東西,疑惑的說"我能給的都給你了,沒想到你還會有想要的東西?"

 

我在心裡嘀咕著什麼叫你能給的都給我了,那你給我你的心啊!哼!我故作鎮定的說"吳主任還記得前幾年楊梟麒麟市的事情嗎?,那時候你用離魂術讓我們追魂魄,你給了我和胖子一條細小紅繩,能再給我一條嗎?"

 

吳仁荻頓了一下,手一翻一條細小紅繩就在手中,緩緩說"你想要這條繩子做什麽?"

 

我有點小興奮想接過繩子,不過吳仁荻始終不給我,我笑著瞎編個理由說"要是再有生命危機的時候,就能拉斷紅繩子,勞煩吳主任來救了。"吳仁荻冷笑了一下說"紅繩只是一種通知我的術法,去不去還要看我的心情。"

 

我無所謂的笑了一下,就對他說"沒關係,就這條紅繩。"

 

吳仁荻沒說話古怪盯著我看,緩緩的把繩子遞給我,我被看的有點不知所措,眼睛不自覺的錯開,想著先收好紅繩,免得他等等又反悔。

 

我摸遍身上的病服找不到口袋,一時不知道該放哪裡,那麼又短又細的繩子感覺很容易弄丟,最多就先綁在小拇指上,綁了好一會,繩子太短弄不好,吳仁荻看見我行為後笑了一下,從我手上拿走繩子,我抬頭看他一眼,難道真的後悔要收回去嗎?

 

就見吳仁荻湊近,幫我把繩子綁在小拇指上,我腦子突然出現他說話的聲音“這次就讓你,無論什麼時候拉斷繩子,我就會出現在你面前,就一次,以後沒出息也是你自己的事情。”

 

我納悶直盯著吳仁荻看,想要問為什麼要用傳音術法,他卻先說“孫德勝,你是要自己走進來,還是我親自去請你進來?”說完之後,門後探出一張胖臉笑嘻嘻的說“吳主任不是我說,我才剛到門口,就聽見你老人家喊我了。”

 

吳仁荻白了一眼孫胖子,我心想這胖貨篤定是在外偷聽,然怪吳仁荻用傳音術法,孫胖子衝著我笑了一下,然後扭臉對吳仁荻說"吳主任,我剛剛接到一個消息,說山里出現兩隻赤霄,這還要勞煩你老人家跑一趟岳峰山。"原本吳仁荻還一臉不削得表情,聽到孫胖子說到岳峰山,眼神冷冷瞪著孫胖子。

 

"岳峰山。"吳仁荻冷冷的說,孫胖子苦笑的說"就在剛剛接到消息的,民調局傳了資料給我,已經有三個人被襲擊身亡,我讓局裡所有人都趕來這裡,不過六室只有屠黯一個,楊梟老婆99天重鑄魂魄,昨晚就飛麒麟市,這次只能勞煩吳主任也一起去了。"

 

"兩隻赤霄?"我急忙問道,一隻已經夠麻煩的,居然一口氣出現兩隻,孫胖子無奈的說"也不知道那跑來的,現在已經封山了,不過好險辣子已經先一步出來,不然就夠我們折騰了。"說完對我一齜牙,接著說"不是我說,辣子,這都不關你的事,你給我好好躲著就行了。"

 

我還想要問岳峰山是那裡的山,卻被吳仁荻搶先說"就算沈辣還在岳峰山,赤霄也到不了那裡。"接著白了一眼孫胖子說"不倫不類的東西,也敢放進我的地盤?"

 

孫胖子被白的有點莫名其妙,但還是對吳仁荻說"那辣子怎麼辦?帶著還是?"

 

吳仁荻看了我一眼說"就讓黑云過來。"

 

說完孫胖子出去忙民調局的事情,我還想要問吳仁荻一些事情,可是看他神情不是太好,也沒敢問,就這樣躺在床上又不知不覺的睡著。

 

等我再醒來已經天亮,病房裡的吳仁荻已經不見蹤影,卻多了一個小孩子身影,不是黑云還能是谁。

 

黑云看我醒來微笑著說"哀你醒了,剛剛還有護士小姐催我辦出院,我正想著怎麼叫醒你。"我揉揉眼睛說"要出院了?"

 

"說病房不夠,要趕人了,走唄出院吃飯去,我肚子餓了。"黑云說完後把衣服和我的背包拿給我。我接過一邊換衣服一邊問"你是什麼時候來的?孫胖子和吳主任已經去抓赤霄了嗎?"

 

"天還沒亮就過來了,本來我和郝正義就在這附近處理事件,接到通知就過來了,我來的時候你就在睡覺。"說著看了一眼手機說"我一來他們就去抓赤霄了,不過應該也不是什麼大事,就吳勉應該很快就搞定了。"

 

雖說有吳仁荻在,但心裡還是有點忐忑不安,但自己現在黑頭髮還能做什麼,心裡呧咕還有九天。

 

整理完後我和黑云走出病房,就在踏出門口的一剎那,我打了個哆嗦,一旁的黑云大叫"不好了。"

 

我問"怎麼了?"黑云臉色陰沉瞪著走廊盡頭的窗戶,冷冷說"哀還真的有人在搜索你。"我一聽嚇了一跳,連忙問"是谁?"

 

黑云又恢復之前一臉坦然說"不認識,不過這倒是讓我想起吳勉交代的事情。"說著黑云做了一個吐煙的動作,但是嘴裡卻沒有任何東西出現,可能是我天眼閉合所以看不到。

 

接著黑云拉我走到一間工具間,我還想問作什麼,就聽他說"易容一下。"然後從他的手心傳來一股寒意,瞬間我整個人像是被冰凍一樣,身體冷到發麻。

 

我被冰的要暈厥的時候,人突然好像往下掉,就在我腿軟要摔倒時,黑云用手抓住我的雙肩,把我扶好後,身體才慢慢的回暖。

 

等我意識恢復清晰後,我看見黑云居然變得比我高,我疑惑的問"為什麼你長高卻是我受苦?"黑云對我微微一笑說"不是我長高,是你變矮了。"

 

我往身下一看,自己離地面確實縮短了距離,我的褲子居然還脫落在地上,衣服也變得很大件,我瞪著大眼問"這…這是對我做了什麼?"

 

黑云嘿嘿一笑說"哀這是吳勉交代的,讓我把你的樣貌和氣息改變一下,不過我肚子餓力氣使不上…"說著把自己背包的衣服拿出來,示意我換掉,接著又說"改變氣息比較容易,不過外觀就有點麻煩,所以我就退而求其次,把你的年紀縮小一點,你看,這也算是改變外貌的方式。"

 

我無奈地看著黑云說"那好歹也先說一聲,讓我有點心理準備。"說完我換上他給的衣服。黑云幫忙收拾我換下來的衣服說"哀病房裡有吳勉設的術法,你一走出去,就被那些人知道了,要在他們人找到這裡之前把你變好,我也是著急嗎。"

 

叮咚一聲,有一塊玉石掉落在地上,我看了一眼是我在洞窟找到了魂石,黑云撿起看了好一會,才感慨的說"這魂石用魂魄滋養的,你要好好帶在身上阿,你瞧這上面都要沒光澤了,哀這上面不是有條繩子去哪了?"

 

我聽著是一頭霧水,趕忙問道"你怎麼知道上面有條繩子?"那條繩子就落在木盒裡。

 

黑云糾結的看著我說"哀我是記憶不好沒錯,但不是失憶,我給你的,我怎麼會不知道,算了我這裡有繩子,來我幫你串上。"

 

我心裡更是納悶了,給我的明明是叫邵非,你叫黑云,明明就不一樣,我還是疑惑的問道"可是你現在的名字跟之前不一樣?"

 

"你說之前那個名字,恩怎麻說好,我本來就沒有名字,之前是別人取的,這次是我自己取的,就是個代稱,没差。"黑云說完後把魂石還我,讓我戴上,接著又給了我一個口罩說"現在你是我老弟,我是你老哥,演好自己的角色,可別窗幫了。"

 

說完之後,黑云拉著我走出工具間,我心眼撲通撲通直跳,扮成小孩子感覺就很不妥,但當下也沒有更好的辦法,只希望剩下的九天可以平安度過。


评论(2)
热度(17)

© 人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