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勉辣】 - 結緣(七)

(七)南門術士

 

叫大泉哥的人把手機拿到我面前說:『和我們走一趟吧。』我看著手機,那是黑云被綁起的照片,沒等我的回答就被他們拽出去。

 

黑云這家夥果然不可靠,只能乖乖跟著去,現在走一步算一步。

 

我被帶到一座廢棄廠房,裡面站了十幾個人,黑云被五花大綁趴在地上,我被扔在他旁邊,之前被踹的腳踝已經腫起來,這下我連站都站不太起來,他們也省得綁我。

 

我衝著黑云叫道:『黑云你沒事吧?』原本臉朝下趴著的黑云聽見我的聲音,馬上抬起頭看向我,一副無所謂笑嘻嘻地對我說:『哀,你也被帶來了啊?』

 

我無奈地問 :『你沒事吧?』黑云笑著說 :『你瞧我像有事嗎?』我還想再問些什麼時,就被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打斷。

 

『沒想到中了迷魂術,還能自己醒來,小看你了。』就看見暗處走來一個似男似女的人妖衝著黑云說:『沒聽說過民調局有你這樣的人物?』

 

黑云嘿嘿一笑說:『哀就是裡面打工而已。』說完頓了一下又接著說:『我們都被你抓了,你不說說為什麼抓我嗚—』黑云突如其來一句發問。大泉哥狠狠從黑云背部踹了一腳,怒道:『你這個人質哪來那麼多廢話?』

 

那個似男似女的人妖笑了笑說:『也行,不過要公平點,我們交換交換情報。』黑云回頭看了我一眼,見我沒任何反應,就點頭說:『好,你要問什麼?』

 

那個似男似女的人妖走到黑云面前說:『你知道南門術士裡一個叫羅煞的人嗎?』人妖意味深長的盯著黑云的眼睛說:『菱形白眼,你不會是他的後代吧?』

 

黑云困惑的看著人妖,嘴裡反覆的碎念『羅煞?』,而我卻是在幾個月前處理過有關的案件。

 

南門術士在民調局資料庫有紀載,這是一個以醫術為主的門派,可惜在就一夕之間這門派就被瓦解,原因不明,但是卻留下不少醫術紀載。

 

就在幾個月前陝西塌出一座洞窟,發現的村民們以為是座古墓,於是冒險進去偷拿陪葬品,結果三天過去沒半個人出來,於是村長又派人進去救人,還是沒人出來,村長不得已只能通報公安部。

 

這一報上去,就直接到孫副局長的手上,本來要派一室和四室的人過去,沒想到吳仁荻就直接攬下來,說這事要六室處理,其他人都不用管。

 

六室主任都發話了,誰敢說什麼,於是我們六室全員出動到了陝西,本以為能讓吳主任出動,那會是多可怕的妖魔鬼怪,沒想到到了事發地點,吳主任連一步都沒進去就直接封了那個洞窟。

 

整件事下來吳仁荻也沒說半句話,倒是屠黯說了最多,他說這種洞窟一共有五處,是一個叫李羅用來煉煞的,一進去就會被困在裡面,直到成煞才能出來,如果直接破壞洞窟,那之前累積煞氣會直接衝出來,這百里之地都會遭殃,的所以只能封起來。

 

屠黯接著說那個叫李羅的人,因為癡迷於煉煞所以大家都叫他羅煞,最後有沒有煉成煞也沒人知道,只知道最後他拜了南門術士又入了佛門,從此就沒有他的消息。

 

這件事情還有個插曲,孫副局長看見我們六室人馬都回來後,吵著要這次的案件報告,吳仁荻就直接說:『好,到你的辦公室去,我親自向你報告。』自從吳仁荻幫孫大勝改命後,孫大勝就再也不敢跟吳仁荻獨處一室,孫副局長聽這話趕緊一溜煙的跑沒影了。

 

『我想起來了!』黑云突然一句話把我從思緒拉回去。

 

就見黑云茅塞頓開的樣子說:『哀你說的是李羅煞吧?!我知道,這人煉煞煉到走火入魔,最後把自己也煉成煞,妖不妖鬼不鬼的差點斷了命,最後是被南門術士的人所救。』說到這裡黑云停頓了一下,看著似男似女的人妖笑了一下說:『我不是他的後代,我是….』

 

似男似女的人妖直接打斷黑云的話,著急的說:『那你知道他那五處煉煞的地方嗎?』

 

黑云愣了一下壞笑的說:『呵,說好的公平,一個問題換一個問題,我回答後換我問了,你為什麼要抓沈辣?』

 

似男似女的人妖倒是沒動怒,無所謂的回答說:『不是我要抓他,是一個白頭髮高人和我的交易,幫他抓了沈辣,他就會幫我解開邵家的禁錮術,好了,換你說那五處煉煞的地方在那裡?』

 

聽到邵家我心頭一驚,沒想到會牽扯到邵家,雖然不清楚他指的是不是吳主任的血脈,但是心裡已經有不好的預感。

 

黑云的反應更是大,直接大吼道:『你到底是誰?為什麼知道邵家?還知道禁錮術?』

 

似男似女的人妖沒理他的反應,慢悠悠的說:『一個問題換一個問題,你先說….』還沒等話說完,黑云整個身子從地上彈起,綁在身上的繩子瞬間化為碎渣。

 

所有人見狀都是一愣,最先有反應的是大泉哥,他直接抽出藏在身上的刀子,衝向黑云,我也站起身子要去阻止,就再站起來的瞬間腳踝一疼,又摔到在地上,等我要出聲提醒,場面又出現變化。

 

就見黑云的身子不停地抖動,四周的溫度急速的下降,一瞬間就覺得天寒地凍,所有人都停在原地動彈不得,就連我也一樣。

 

黑云走到似男似女的人妖面前,冷冷的說:『你說,還是不說?』

 

被問的那個人一臉愕然,咬這嘴唇沒說半句話。黑云更是大怒直接將人妖踹跪在地上,把手搭在他的天靈蓋上,這時周遭的溫度已經降到可以結冰了。

 

黑云又冷冷的說:『難道你就沒想過,世上就只會有一個菱形白眼的人嗎?』此話一出似男似女的人妖才恍然大悟,瞪大了眼睛看著黑云,依舊沒說半句話。

 

黑云看著人妖還是不說話,淡淡笑了一下說:『亨,性子到挺倔強的,有骨氣,放心我下手會快一點,不過要讀取你的記憶還是會有點痛,你忍忍就過了。』

 

我心想黑云即使弄死那似男似女的人妖,他也不會說半句話,因為根本說不出話來,就連我也無法說話,身子也被這股寒氣釘著,身體的溫度越來越低,再這樣下去真要被黑云滅口了,這算不算無差別攻擊阿。

 

瞬間咻的一聲,一鎮破風之聲從我旁邊掠過,周遭的寒氣瞬間消散,黑云悶哼了一聲,接著我身邊的大泉哥一陣慘叫,跪倒在地。

 

突如其來的轉變,讓所有人臉上都是一愣,接著暗處走出一個娃娃臉的白髮男子說:『不是說好的,由你套他的話,等全部都套出來,我在出來收拾殘局,你現在倒是想直接清場。』

 

是楊梟!我心裡感動的,終於來個可靠的人,這時黑云緩緩看了一眼楊梟,突想起來轉頭看了我,一臉抱歉地笑著說:『唉我忘記你也在這裡,不小心激動了。』說完,搭在人妖頭上的手一抬起,所有人硬生倒地。

 

黑云在自己的肩膀拔出一隻弩箭扔給楊梟說:『只好帶回去慢慢問了。』

 

我看一眼自己身旁地上,也插著一隻弩箭,又看身邊的大泉哥,他腳上被插著兩隻弩箭,楊梟慢慢走向我這裡,手裡拿著孫胖子從吳仁荻那順來得弓弩。

 

我疑惑的問楊梟說:『這次怎麼沒用銅釘了?』楊梟沒有回答我,只盯著我上下打量,黑云湊到楊梟身邊說:『怎樣,我的手藝不錯吧,不說看不出是沈辣吧?』

 

這時我才想起自己是小孩子的模樣,怪不得楊梟的眼神那麼奇怪。我有點來氣的對黑云和楊梟說:『下次有這樣計中計的陰謀,能不能提前知會一聲,總讓我做好心理準備。』心想白白瘸了我一隻腳啊。

 

黑云笑了一下說:『哀這都是我的不好,看見大魚游出來,急得下網,反正那時候楊梟也到了,就和他聯手捕大魚。』說完,黑云又對楊梟說:『現在又來了一個白頭髮的人,衝著沈辣去。』

 

楊梟冷笑說:『白頭髮又怎麼樣?能找到這種沒腦子的人設局,想必那人腦子也沒長齊全。』

 

這時候從外面走進來一大隊人,帶頭的是郝正義,黑云看見郝主任後,走到他身邊,兩人開始小聲交談,其他調查員開始一個個查看倒地的人。

 

想著去撿被扔在一邊的背包,可是腳一站起來就疼的無力,於是我看向楊梟苦笑著說:『那什麼..楊梟能扶我一把嗎?我腳有點疼。』

 

楊梟淡淡笑了一下,一手把我側抱起來,我嚇了一跳,我就坐在他手臂上,一手抓著他的後衣領,驚恐的說:『楊梟我只是讓你扶我一把,不是讓你抱我。』

 

楊梟一邊走一邊說:『扶著你讓你一拐一拐的走,還不如這樣快一些。』說完就將我的背包撿起,慢悠悠地朝倉庫大門走去。

 

我覺得還是不妥,想讓楊梟放我下來,突然從楊梟身上聞到一股很熟悉的味道,我湊近聞了聞,問道:『這..這味道好香,有種很熟悉的感覺?楊梟你擦了什麼嗎?』說完我笑了一下,又說:『還以為楊梟你身上應該會是屍油的味道,沒想到那麼香。』

 

楊梟有些嘲諷地說:『你是狗嗎?見人就聞。』我被堵的荒不服氣的說:『楊梟你著是吳主任風格啊,少噎我一回不行嗎?』

 

楊梟笑了一下沒接話,我心想這傢伙心情很不錯,每次去麒麟市幫蓉蓉重鑄魂魄回來,心情都很不錯,我也是看準這點,才敢拿屍油開他玩笑。   

 

我被抱著走到門口,還在回想這味道究竟在那裡聞過,就看見剛停好的車子,上面跳下一個胖子,慌張地朝我們這跑來。

 

孫胖子一邊跑一邊說:『不是我說,大魚抓到了嗎?』看見楊梟一手抱著我,表情先是一愣眼睛眨了眨,才疑惑的問道:『這是..辣子?』

 

我沒好氣地說:『是我,大魚是抓到了,不過我也差點淹死了。』

 

孫胖子嘿嘿一笑指著楊梟說:『辣子,不是我說,有吳主任在嗎?能淹的死你嗎?』

 

吳主任?吳仁荻?

 

我驚訝的看向楊梟,就看見楊梟的臉部抖動,一下子變回吳仁荻那苛薄冷傲的樣貌。


评论(9)
热度(19)

© 人尤 | Powered by LOFTER